见星

ʜᴇʟʟᴏ✨

吴宣仪,夏季限定快乐。

“从明日起,本宫教你。”

“本宫要教你读书,知礼。”

“能有你这个学生,本宫很开心。”


...


皇后娘娘是什么仙女啊😢

所有物




1.


“你好,我是金知妍。”



面前的人笑得眼尾弯弯,向金炫廷伸出的手看上去白皙又纤长,连唇角的弧度都恰到好处,和善且疏离。看到她的第一眼金炫廷便明白,这个眉目张扬的人一定会使无数男女前仆后继。


其中也包括她自己。


于是金炫廷只是点点头,忽略持续升温的耳根,盯着那只自伸出后便纹丝未动的手,终究没有去回握。



“......金炫廷。”



2.


——与金知妍做同桌是一种幸运。所有人都这么说。


谁不喜欢漂亮的人呢?况且金知妍不仅漂亮,性格也温柔大方。她的运动神经发达,文艺方面同样在行,看块抹布眼神都能盛满深情。是个连头发丝都在散发着魅力的人。


不过人无完人,金炫廷不是,金知妍更不是。

她的成绩,特别是理科成绩,出乎意料的差。


对于擅长理科的金炫廷来说,这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金知妍这么聪明的人,做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学习这方面怎么就这么差呢。


其实很简单,金知妍压根就没有过认真学习的想法。

可金炫廷不愿任由金知妍一直这么无所事事下去。所以她擅自主张地利用“同桌”这一身份的专属特权,抽空与金知妍讲起了题。而幸运的是,金知妍对此似乎并不抵触,不如说是有些暗暗期待。一下课她就会自觉地把空白一片的笔记本推到金炫廷面前,随即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帮我写吧。笑容里透露出这样的信息。

好。金炫廷沉默着,沙沙的写字声里却透露出这样的信息。


这个人真的好奇怪。金知妍想,突然就有了挑逗的心思。于是她清清嗓子,托腮盯着金炫廷看,刻意用软绵绵的声音道:“炫廷姐姐,你认真的样子真好看。”

她看着那个人笔尖蓦地顿住,墨水在顿笔处晕开,金知妍还没来得及心疼她的本子就又看见了金炫廷瞬间通红一片的脸。她憋笑憋的弯下腰去,甚至忍不住锤起自己的大腿。金炫廷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地盖上笔盖,把笔记本推了回去。



“噗嗤......哎别生气嘛姐姐,我知道错啦。”



3.


金知妍的肩膀骨折了。


起因是因为她参加了校运会的长跑比赛,然后被抢跑道的人挤了。于是几乎每次运动会上都会出现的场面再次重演,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金知妍本人:她重重地跌在了塑胶跑道上,娇柔的右肩与粗糙的地面狠狠摩擦。金知妍还没来得及骂人,意识就被铺天盖地的痛觉所吞没。只觉得太阳好大好大,晒的她眼冒金星。


不过上帝还是很善解人意的。一只冰凉的手贴上了她的眼睛,后颈被手主人的头发挠的痒痒的,鼻尖也被一股淡淡的柠檬香所围绕。这味道有些熟悉,金炫廷坐在她旁边的时候分外浓郁,在金知妍的脑子里窜来窜去,搅乱一池春水,在空中爆发出一簇又一簇噼里啪啦的火花。


金知妍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随后又自嘲着否决。


那个人与自己对视不超过0.2秒,从未有过肢体接触,普普通通的同桌关系。这样的金炫廷才不会来扶她。


肯定不会的。



想到这,金知妍莫名其妙地就委屈起来。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眶还热热的。突然发现自己被人背着,四周都是柠檬味道。她的心脏猛跳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生根发芽。金知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开了口:


“是炫廷姐姐吗?”


背着她的人脚步一顿,随后仿佛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金知妍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她屏着呼吸,耳边传来金炫廷依旧平淡无比的声音:“嗯。”


于是她的心猛地落下来。金知妍既有些不可言说的欢喜,又有点小小的失落。欢喜的是并不是自己自作多情,那个人真的是金炫廷;失落的是她都摔成那样了,这个木头还是冷冷淡淡的。



讨厌死了。



金知妍想,咬着唇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金炫廷的背。


金炫廷疑惑地想要扭头,肩窝处却突然挪来一个毛绒绒的物体。金知妍热乎乎的脸颊贴着她的脖颈,余光隐隐能看到小猫微微颤动的睫毛。


她浑身僵硬。正不知所措时,金知妍小到几乎听不清的话语通过空气,悄悄送进她的耳朵里。



“谢谢。”

“......嗯。”




4.


善解人意的从来不是上帝。


是金炫廷。



5.


后来金知妍去医院检查,拍了CT,发现是骨折。固定好右肩,医生又叮嘱了她一堆常识,第二天就照常去上学了。


她走进班级的时候,金炫廷正在盯着旁边的空位出神。听见班级里突然起哄的她扭头看向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金知妍,呆呆地睁大了眼睛。


金知妍被她的样子逗笑了,下意识地想用右手捂嘴偷笑,却发觉自己的右肩已经被固定住了,只能作罢。她走到金炫廷身边,那个人还在愣愣地盯着她,看上去有点像只受惊的猫咪。金知妍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道:“炫廷姐姐,照顾一下伤员,麻烦挪一挪你的椅子。”


“啊......哦哦。”这个人呆呆的样子真的很好玩。金炫廷急匆匆地往前挪,一不小心手肘把桌上的笔碰到了地上。她弯腰去捡,头又磕到了桌角,疼的直皱眉头。金炫廷缓了一阵,抬起头的时候金知妍已经坐在她的旁边了,眼尾弯弯的一如初见,嘴角却快咧到了耳朵根。阳光照着她明艳动人的脸庞,金知妍的眼睛里晃着水光。


“姐姐,你真可爱。”她说,声音软软的像棉花糖和刷啦刷啦的橘子汽水。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金炫廷低低地说。她的声音太轻了,金知妍没听到,疑惑地歪了歪头,隐形的兔子耳朵就也跟着一动一动。



“......知妍啊。”


突然的亲密称呼让金知妍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她可没像金炫廷那样呆呆地睁大眼,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了,甚至轻轻回应过去。


“嗯?”


“......要照顾好自己。”


假正经的姐姐丢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把头埋进了书里。




6.


什么啊。


某种叫做害羞的情绪后知后觉地发酵。金知妍盯着金炫廷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那个人看着书,似乎并不受影响。可奇怪的是,五分钟过去了,金炫廷一页都没翻。她的手指一遍遍搓着书页,都快把那张单薄的纸揉皱了。



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金知妍撇撇嘴,也把头埋进书里去了。




7.


因为右肩骨折的缘故,金知妍很多事都不能独立完成,照顾她的重大任务便落到了金炫廷头上。大到中午去食堂帮她拿饭,小到帮她写老师做的笔记。


不过金知妍的笔记从来都是金炫廷写的,因此对于金炫廷来说,仅仅只多了一些帮忙跑腿的活罢了。为了方便,中午在给金知妍带饭的同时,金炫廷自己也会在教室里吃。于是空荡荡的教室里往往只有她们两个人,肩与肩之间隔了十几毫米,相安无事地用餐。


不过也只是表面而已,其实两位心里都挺波涛汹涌的。空气里流动着尴尬与暧昧,始作俑者们却还是安安静静地吃着饭,仿佛浑然未觉。偶尔金知妍会主动搭话,可金炫廷的回答永远只有“哦”“嗯”“好”等单音节,几乎到了惜字如金的地步。金知妍自觉无趣,只能咬着筷子低头吃饭,脑子里却还是默默盘算着要怎么调戏这块假正经的木头。


由于经常坐在一起吃饭的缘故,金炫廷似乎已经摸透了金知妍的食物喜好。在某些方面她总是意外的主动。比如现在,金炫廷正把自己饭盒里的肉一块块夹给金知妍,又把金知妍饭盒里的青菜一片片夹给自己。金知妍毫不客气地嚼着饭盒里附赠的红烧肉,再尝尝原本的,总觉得前一个要美味许多。



嗯......肯定是食堂阿姨偏心,给金炫廷的饭盒里多加了佐料。




8.


金知妍终于卸下那个困住她许久的夹板,第一次跟在金炫廷身后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走着楼梯,后边却突然没了脚步声。金炫廷回过头,金知妍站在距离她三级台阶的位置,脸上的笑容让金炫廷心里的糖果炸弹依次爆开,扑通扑通的甜味便一股脑冒出来。夏日的风难得的柔和,它吹过金知妍柔软的黑发。只是0.2秒的时间,金知妍突然就从楼梯上跳了下来,准心是金炫廷柠檬味的怀抱。


这个举动把金炫廷吓得不轻,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上前一步,把金知妍接了个严严实实,甚至连退都没有退一步。金知妍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笑声像被录了音,一遍遍在金炫廷脑子里转圈圈。


这是她们第一次激烈的身体接触。


不过没关系,以后还会有更多次的。



金知妍想。




9.


金知妍肩膀痊愈之后,午饭便跟着金炫廷一起去吃,坐在彼此对面。两个人之间的话还是不多,金炫廷把饭盒里的肉全部夹给金知妍,金知妍心安理得地收下,看着自己讨厌的青菜被全部挑走,冲金炫廷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炫廷姐姐,你喜欢吃青菜吗。”


她知道她不喜欢的。


“嗯。”


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金知妍笑了一下,把饭盒里剩余的青菜吃的干干净净。




10.


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天。




11.


晚自习结束后外边下起了雨。金知妍没带伞,她家正巧与金炫廷家顺路,于是两人便一起走了。


雨下得很大。噼里啪啦,地面都是跳起的水花。金炫廷无言地把伞往金知妍那边倾了倾,金知妍发现了,抬头看她,那人还是一脸的平淡神色,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如往常。金知妍想笑,却勾不起嘴角。她喉头动了动,眼睛却泛起酸意,连忙慌慌张张地别过头,抬手擦了擦眼睛。


金知妍,还没到分别的时候呢,你现在哭什么哭。金知妍嘲笑着自己,眼泪却越流越多。她努力抑制着自己因哭泣而微微颤抖的身体,旁边的人却还是发现了。金炫廷没说什么,沉默地牵起金知妍空着的右手,走到一处有挡板的电话亭下,难得动作有些粗暴地收起了伞,随意丢在地上。金知妍站在她面前,低着头手捂着脸,肩膀一下一下地抖动。细细碎碎的呜咽声从指缝间传出来。


金炫廷抿了抿唇,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般,上前一步,第一次主动把金知妍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柠檬味。



小狮子楚楚可怜地嗷呜一声,还带着浓重的鼻音。金炫廷一下下轻轻拍着她的背,外面的雨声很大,她怕金知妍听不见,所以靠在她的耳边,认真且坚定地说着。



“知妍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在想,想了很久了。”

“现在我突然想明白了。”



金炫廷微微撤开一点距离,一根一根地拨开金知妍捂着脸的手指,然后温柔地捧起她巴掌大的脸蛋,上面的泪痕纵横交错,甚至还流了一点点鼻涕。金知妍吸吸鼻子,又羞又恼,耳根子烫的厉害。她抬头,湿漉漉的眸子对上金炫廷明亮如星的眼睛。那双眼睛第一次没避开她。


以后也不会。似乎是心灵相通,金炫廷默默发着誓。


“知妍啊。”


金炫廷咽了口唾沫,她有点紧张,抓着金知妍肩膀的手便不自觉使了点力。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吗?”




12.


金知妍破涕为笑。



“不喜欢。”



眼前人的眸光一下子黯淡下来,像骤然间失去了色彩的星星。金知妍不忍心再逗下去,于是伸手去捏了捏金炫廷沾满雨水的脸蛋,笑道:




“我爱你。”




13.


“那......可以和知妍kiss吗?”几乎是秒回。


?!金知妍被突然反转的剧情搞得有些懵。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是肯定句。


金知妍心中警铃大作,还未作出下一步举动,金炫廷已然捧住了她的脸,唇便凑了上来。



居然也是柠檬味的。



金知妍想。金炫廷的吻隐忍又放肆,就跟憋了很久一样。舌头灵活地搅动着金知妍的口腔,技巧之熟练不禁让她开始怀疑金炫廷是不是拥有前科。


不过,管他呢。


过去金知妍管不着。但无论是现在的金炫廷还是未来的金炫廷,一定都是她金知妍的所有物了。











FIN